首頁 > 醫藥市場 > 藥品價格

痛風病常用藥之“痛”:價格3年暴漲6倍

2019-06-11 14:37 來源:中國經營網 點擊:

核心提示:國家藥監局數據庫信息顯示,目前,持有別嘌醇原料藥批文的生產企業共有6家。不過,截至目前,別嘌醇原料藥GMP證書在有效期內的僅剩下兩家企業,分別是黑龍江麥之倫制藥有限公司和重慶西南合成制藥有限公司。

國家藥監局數據庫信息顯示,目前,持有別嘌醇原料藥批文的生產企業共有6家。不過,截至目前,別嘌醇原料藥GMP證書在有效期內的僅剩下兩家企業,分別是黑龍江麥之倫制藥有限公司和重慶西南合成制藥有限公司。

常用藥品價格暴漲之風愈演愈烈。

2018年3月,有一名湖北患者在荊門新聞網上反映:“我是一個痛風患者,別嘌醇片是治療痛風的基礎藥,本人從2010年開始口服別嘌醇片,藥價從最初的6.5元100片,到2013年的15元100片,再到2016年的20多元100片,2017年下半年37元100片,2018年初72元100片,其間國家有關部門對江蘇世貿天階等三家藥廠串通壟斷漲價巨額處罰,現在又開始瘋漲,違法嗎?希望查查。”

四川一位藥店負責人劉曄(化名)向記者證實:“目前,100片裝的別嘌醇片進貨價格已經暴漲到了130多元,同樣100片裝的地高辛片從10元左右,曾漲到七八十元,現在回降到60多元。”

奇怪的是,一方面別嘌醇片市場價格暴漲,另一方面卻鮮有企業生產。

目前,持有別嘌醇片藥品批文的生產企業共有16家,持有別嘌醇緩釋膠囊和別嘌醇緩釋片藥品批文的生產企業各1家。本報記者聯系多家別嘌醇片生產廠家發現,由于原料藥“一藥難求”,只有極少數幾家企業在生產該藥品。

價格暴漲數倍

據了解,別嘌醇片是治療高尿酸血癥等疾病的常用藥物。據米內網數據,2018年重點省市公立醫院終端抗痛風用藥市場中,非布司他占據73.12%的市場份額,苯溴馬隆占19.31%,別嘌醇片占7.14%,秋水仙堿占0.44%。

記者在天貓醫藥館搜索發現,目前正在展示銷售的別嘌醇片的生產廠家主要有廣州康和藥業有限公司、合肥久聯制藥、廣東彼迪藥業有限公司,100片裝的別嘌醇片價格普遍在170元以上。

北京房山區致真堂藥房店員告訴記者,別嘌醇片早就已經斷貨,此前20片裝的別嘌醇片價格為36元。北京某嘉事堂藥店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目前,別嘌醇片沒有貨,只有黑龍江一家藥企的別嘌醇緩釋膠囊還在銷售。”

沈陽某大型連鎖藥店總經理向記者表示,藥品價格暴漲現象很常見。由于其進貨時間較早,目前其藥店別嘌醇片的銷售價格在40多元,不過現在該藥的進價也在100多元。

劉曄向記者介紹,目前, 100片裝的別嘌醇片進價已經從兩年前的20多元暴漲到了130多元,價格高的時候到150元,且各大醫藥公司都缺貨。

本報記者注意到,別嘌醇片價格暴漲在不少社交平臺以及政民交流平臺引起了患者較大的反響。藥品價格315網信息顯示,用戶對別嘌醇片價格連連上漲的情況反響強烈。2019年2月9日,有用戶留言道:“記得前年買是十多元一瓶100片,去年30多元,今年從80多漲到100多!可能是貨少買的人多,以后產量多了會降下來的。目前是炒得太高了,應該有人管!”

在膠東在線的網上民聲論壇上,2018年12月25日,有網友反映:“別嘌醇片作為國家基礎藥物治療痛風的首選,從2015年5塊錢一瓶,漲到現在快200元,跑遍煙臺各大小藥店都沒有貨,有貨的也死貴,政府不管嗎?就這么一直斷貨一直漲?”

除了藥店,別嘌醇片在醫院的中標價格也有較大幅度的上漲。藥智網數據庫信息顯示, 2017年,別嘌醇片(0.1g×100)最高中標價為83.1元,平均中標價為39.78元。而到了2019年,別嘌醇片平均中標價為97.5元。

在給藥店提供進貨渠道的藥品終端網上,記者注意到,僅有合肥久聯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肥久聯制藥”)的別嘌醇片在售。該公司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雖然在生產別嘌醇片,但是量比較少,主要是因為原料緊張。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如果要買別嘌醇片,只能聯系當地的藥房或醫藥公司,讓他們到公司來進貨。”

此外,記者還聯系生產別嘌醇片的多家企業。廣州康和藥業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別嘌醇片已經不生產了,原因是沒有原料藥。上海信誼萬象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員表示:“買不到就是不做了,一般就是這種情況。”

僅兩家企業生產原料藥

據米內網披露的數據,2018年重點省市公立醫院終端別嘌醇用藥金額為3071萬元,同比上一年下滑了1.52%。臨床用藥上膠囊劑占據了76.85%,片劑占據了23.15%。而別嘌醇緩釋膠囊(0.25g×10)中標價在30元以上。

別嘌醇用藥市場的前五大企業分別是黑龍江澳利達奈德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澳利達奈德制藥”),其依靠獨家產品別嘌醇緩釋膠囊占據了76.84%的市場份額,上海上藥信誼占13.48%,江蘇世貿天階占5.92%,廣東彼迪占1.82%,廣州康和占1.78%,合肥久聯制藥和重慶青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慶青陽”)等所占份額較小。

國家藥監局數據庫信息顯示,目前,持有別嘌醇原料藥批文的生產企業共有6家。不過,截至目前,別嘌醇原料藥GMP證書在有效期內的僅剩下兩家企業,分別是黑龍江麥之倫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麥之倫制藥”)和重慶西南合成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南合成制藥”)。

企業工商信息顯示,麥之倫制藥曾為澳利達奈德制藥直接控股90%的子公司。2018年11月1日,澳利達奈德制藥從麥之倫制藥股東中退出,周有軍獲得麥之倫制藥90%的股權。啟信寶數據顯示,麥之倫制藥依舊為澳利達奈德制藥的關聯企業。

另外,企業工商信息顯示,西南合成制藥為北大醫療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控股孫公司。

就當下多家別嘌醇片生產企業反映的原料藥短缺情況,本報記者分別以采購員的身份致電麥之倫制藥和西南合成制藥進行求證。麥之倫制藥公司方面表示,其別嘌醇原料藥只供給澳利達奈德制藥,生產量比較小,并不對外銷售。

這意味著,除麥之倫給澳利達奈德制藥提供的原料藥以外,其他的別嘌醇片生產企業都在等著西南合成制藥的別嘌醇原料藥“下鍋”。只要西南合成制藥一停供,下游制劑企業就只能被迫停產, 澳利達奈德制藥將獨占市場。

不過,本報記者輾轉多次,未能聯系上西南合成制藥。

市場呼喚“有形之手”

此前,有讀者向本報記者反映:“我的痛風藥別嘌醇由最初的8.9元,升到116元,時間相差不到5年,我打算把腳給砍了,吃不起藥呀。國家政府部門說這是市場定價,不歸他們管。”

實際上,國家發改委早在2016年1月就曾對別嘌醇片壟斷協議案做出過處罰,別嘌醇原料藥市場壟斷被罰也有前車之鑒。

2016年1月,國家發改委通報表示,針對重慶青陽及其經銷商重慶大同、江蘇世貿天階、上海信誼聯合及其經銷商商丘華杰等五家公司對別嘌醇片達成的壟斷協議,國家發改委對其處以合計399.54萬元罰款。

另外,2015年10月,重慶工商局對重慶青陽別嘌醇原料藥市場壟斷行為作出43.93萬元的處罰。

2017年11月,為進一步規范短缺藥品和原料藥市場價格行為,維護市場價格秩序,建立藥品和原料藥購銷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保護消費者利益,國家發改委研究制定并公布了《短缺藥品和原料藥經營者價格行為指南》,對短缺藥品和原料藥經營者提出了八種價格法所禁止的行為。

《反壟斷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由反壟斷執法機構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上一年度銷售額1%以上10%以下的罰款。

不過,以上一年度銷售額1%~10%的罰款能否對部分壟斷市場的藥企產生真正的震懾作用呢?前述四川藥店負責人劉曄認為:“幾百萬元的罰款,這個比例太微不足道了。”

“藥品價格暴漲,具體是因為原材料上漲,還是人為操控,我們終端零售并不清楚。不過據我了解,有些企業會通過并購或支付一定費用等方式壟斷市場。”劉曄對記者說道。

對此,北京中醫藥大學法律系醫藥衛生法學副教授鄧勇向本報記者指出:“從國家《反壟斷法》處罰的金額來看,對違法者處以上一年度銷售額1%~10%的罰款,這種震懾作用是不夠的。對違法者的罰款,相對于他們壟斷所帶來的收益,還是不成比例或不匹配的。建議針對濫用原料藥市場支配地位的違法者,除了經濟處罰以外,還要采取其他的手段相結合,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保護患者的合法權益。”

事實上,近年來,阿莫西林、降壓0號、甲硝唑、土霉素、病毒靈、痢特靈等療效確切、價格低廉的大眾常用藥價格“火箭式”漲價數倍乃至數十倍,價格暴漲的藥品數量達百種之多。

市場上在呼喚“有形之手”的介入。

Tags: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7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500彩票网正规网址